中国联合通讯社

可悲!一级政府及派出所竟沦为黑恶势力强占村民宅基地的帮凶?

来源:中联社 发布时间:2022-06-04 分享按钮

可悲!一级政府及派出所竟沦为黑恶势力强占村民宅基地的帮凶?

——发生在河南省驻马店市新蔡县余店镇的荒唐事件追踪

记者 申正义

5月25日,记者曾以“是拆除违章建筑,还是为黑恶势力强占村民宅基地张目——发生在河南省驻马店市新蔡县余店镇的荒唐事件”为题发文,报道了一起恶劣的官商勾结强拆村民房屋、企图强占村民宅基地事件。近日,受害当事人付建国收到驻马店市人民法院4月6日的判决书,对这一荒唐事件作了最终认定:“一、撤销新蔡县人民法院(2021)豫1729行初43号行政裁定;二、确认新蔡县余店镇人民政府于2021年7月16日强制拆除付建国家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50元,均由被上诉人新蔡县余店镇人民政府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驻马店市人民法院主持正义公道,令人欣慰。然而,人们有必要知道,光天化日之下,一个乡镇政府及其派出所竟然组织200多人,以拆除违章建筑为名,强行拆除农村居民在自家宅基地上建造居住20多年的房屋,打伤村民一家多人,毁坏村民所有财产,并非法拘禁被受害人及亲属,包括7个月的婴儿,2岁、5岁、6岁、7岁5个孩子和8个成年人30小时,上演了这个荒唐事件,以及黑恶势力代表周鹏飞侵占余店村民土地的背后,到底隐藏着多少利益勾连。

开发商周鹏飞驾校

新蔡县余店镇余店村付庄村民付建国在给记者的投诉信中述说他家遭遇实情时说,“我家的不幸遭遇,都是当地黑恶势力代表周鹏飞所造成。而周鹏飞之所以有恃无恐、横行乡里,与当地政府官员、余店镇派出所民警等与其相勾结,徇私枉法、助纣为虐,助其谋利直接相关。”

付建国说,“周鹏飞并不是余店村村民,他是新蔡县余店镇聂寨村周楼村人。但其却把黑手伸向余店。周鹏飞搞房地产开发,不走正当途径,却非法强占余店村民土地而屡屡得逞。为非法强占余店村民土地,他雇佣艾滋病患者、在校学生做打人凶手,有时纠集数十人甚至上百人,以致得逞强占村民土地多起。”

付建国说,“2013年5月,周鹏飞在我家宅基地西面,在未经任何批准手续的情况下,违法占用本村二组耕地约30亩,开发商品房出售。当时,对不同意其占地的村民威胁、打骂,致使二组村民多人被打受伤,打人者至今逍遥法外。”

付建国说,“2014年11月的一天(详细日期110报警有记录),周鹏飞为打通其非法开发的商品房向东的通路,组织带领100多人(其中雇佣艾滋病患者30多人、在校学生100多人、犯罪集团骨干分子20多人),手持各种器械,开2台挖掘机,砍伐我家的树木。我家人得到消息赶到,前去阻挡,遭到他们群殴。打110报警,110指派余店镇派出所出警后,民警竟助纣为虐,阻止我家人阻挡非法砍树行为,当场看着我家10米多高的22棵树被一一砍伐,并非法推平了我家的祖坟。阻止其违法砍树行为的我70多岁的母亲被打倒在地,我妻子孙小利被打伤,民警见状视若无睹,公然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案发后,我们多次要求余店镇派出所立案处理盗窃砍伐我家树木,打人致伤等违法行为,派出所一直置之不理。”

“2019年3月,周鹏飞雇佣一帮人仍旧软硬兼施,强行购买本村土地近20亩,强占我家林地(约7分),把树木毁坏,在林地上办起了驾校,至今没有说法,未赔偿一分钱。”

“2021年7月,周鹏飞又想占用我家住宅(宅基地有7分多、房子二层共4间,下面2间为门面房,院内还有3间旁房)作为驾校的通道,反复协商我们始终没有同意。”

1654337607791520.jpg

付建国说,“周鹏飞黑恶势力要占用我家的宅基地修路,我们坚决不同意,其又利用收买政府官员的关系,向本人施压,而某些被其收买的镇、村、组干部相继出马威胁我说,‘你家的房屋是违章建筑,如果不同意让给人家(指周鹏飞黑恶势力),政府就要强制拆除’。”本人始终认为,世上自有公道。一条街上街坊邻居共有100多家,都是在自家宅基地建房,况且已经一二十年,大家都不拆除,凭什么就要拆除我一家?我有老村长付子艾出具的证明在手:‘付建国在自家宅基地建房多年,此宅基地是1996年村民组分给每家每户的,后来每家每户都把房子建起来了。此宅基地属于个人所有。’”

1654337568652214.jpg

“然而,本受害人还是低估了周鹏飞黑恶势力的能量。周鹏飞黑恶势力强占本人宅基地不成,余店镇政府官员竟亲自出马,以“拆除违章建筑”为名替其强占。2021年7月16日下午两点,镇里组织200多人,手里拿着盾牌和钢叉,在镇党委书记吴振国、镇长石慧杰的指挥下,在副书记屈建设的带领下,开着3台挖掘机、拉土车,以及警车、119车、120救护车,突然闯入本受害人家。他们先用钢叉把全家人全部推走羁押起来,限制人身自由,将质问他们违法的我的妻子孙小利打晕、打断两根肋骨后用绳子捆绑起来,用挖掘机从二楼吊下来。来走亲戚的我外甥看到这种情况上去保护孩子,也被拉到一边狠打,致其昏死过去两次。孙小利和外甥被打得遍体鳞伤,我儿子、儿媳(正在哺乳期)也被打伤。余店镇派出所警察全程参与非法拆迁,他们不仅不追究打入凶手的法律责任,还把被打伤的受害人及亲属13人非法拘禁在派出所30个小时。被非法拘禁的,包括我7个月和2岁的孙子,另有我亲戚家5岁、6岁和7岁3个孩子。”

2021年拆迁,2022年4月9日现场摄影。

付建国说,“本受害人第二天从派出所出来后看到,我家两层楼房4间、后院平房3间共320平方米的房屋全部被暴力拆除,变成建筑垃圾,儿子结婚的全套家具、全家人衣服、被褥、空调、洗衣机一应家用电器等生活用品全部被砸毁埋在垃圾里。2022年3月18日中午,为销毁违法证据,黑恶势力分子居然再次与镇里某些官员相勾结,组织五六十人,开着钩机、汽车,前来抢劫我家被埋的财物。儿子付伟鹏和我妻子孙小利得到消息,前去阻挡,他们仗着人多势重,对二人进行围攻,五六个围攻一人。我儿子付伟鹏在被迫反抗防卫多人围攻时受伤,围攻他的人员也有受伤。可是,镇派出所却把保护自己合法权益的付伟鹏羁押21天,并以‘寻衅滋事’罪拘捕,至今仍羁押在新蔡县看守所,但是打伤他的人却逍遥法外。”

“我们全家省吃俭用辛苦建造的房子被非法拆除,如今驻马店市法院终审判决余店镇政府拆除行为违法两个月了,但镇政府官员没有任何悔过的表现,实在令人愤概!我们期盼:被非法拆除的房屋早日得到赔偿,得以重建,还被害人正义和公道,被非法羁押的我儿子付伟鹏早日获得自由,横行乡里、祸害百姓的犯罪分子早日得到惩罚,那些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政府官员、民警早日受到法办!”付建国从心底发出呼吁!

显然,正如付建国所说,一个外村人,跑到别人村子里称王称霸,软硬兼施、屡屡得逞,强占村民宅基地,建造商品房出售牟利,并在村民的宅基地上开办驾校,凡此种种,谁给他的权利?如果没有当地政府官员、警察背后撑腰,充当保护伞,他敢如此横行乡里、胆大妄为吗?因此,人们有理由这样问责:一级政府及派出所竟沦为黑恶势力强占村民宅基地的帮凶,岂不可悲可叹!

新蔡县余店镇两级政府如何尽快纠正错误,补偿受害人被毁房子及财产的损失,给受害人正义和公道,惩办肇事者,铲除黑恶势力保护伞,我们将拭目以待,继续进行跟踪报道。

责任编辑:徐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