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联合通讯社

奇闻:禹州法院逼迫胡新平签承诺书致其损失九百多万

来源:中联社 发布时间:2022-09-19 分享按钮

人民法院是保护公民合法财产、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的司法机关,但是禹州人民法院却违背立法宗旨、执法原则,利用公权力违法逼迫建设该院审判庭和办公楼的项目负责人签订不平等承诺书,致其损失900多万元,引发社会关注,法院违法谁来管?

2002年新蒲建设集团承建禹州法院审判厅办公楼工程项目,胡新平是该项目负责人,2003年12月26日法院按照合同约定拨付给项目部工程进度款50万元,随后,院长张英韶称单位资金紧张让胡新平帮一下忙把该款项再借给法院。胡新平不敢得罪建设单位领导,又不能违反公司财务制度,就给项目部打收条,把该款借支出来,交税后剩余48.35万元,让财务取现金交给法院财务主管王宏宇,王宏宇出具借条,签上他的名字并加盖法院办公室公章。

该项目施工期间,法院擅自增加二层,并且把单面楼变成双面楼建筑面积翻倍,施工费用也翻倍增加。到2004年初,该院资金出现问题,不能按合同约定支付进度款。

院长张英韶给胡新平说:工程资金缺口大,工程进度款暂缓支付。胡新平很着急,没有资金工程就得停工损失惨重。张英韶提出,法院可以让干警集资,集资款再借给胡新平,但是利息必须由胡新平支付,按照年利率12‰给法院签借款协议,还款时另外再付22万利息。

尽管双方合同约定按照施工进度法院支付工程款是法院份内之事,法院没有钱集资还让工程施工方支付利息明显是不合理要求,但是为了工程能够顺利尽快完工,胡新平也咬牙接受了禹州法院的要求。胡新平代表项目部与禹州人民法院共签订四份借款协议,分别是500万、400万、200万、350万共计1450万元。按照协议约定,借款由项目部向法院出具借款手续,法院从应支付给项目部的工程款中偿还。

2005年工程交工,完工后经审计该项目工程款为3638.6万元,法院陆续从工程款中扣除还完项目部所借集资款,利息竟然扣了176万,按借款协议约定利息仅为17.62万元,加上额外增加的利息22万,共计39.62万,法院明目张胆多扣利息136.4万。

2007年2月15日工程已交工一年多,当时法院尚欠项目部工程款两千余万元,院长张英韶又找到胡新平借钱,胡新平为了保持好关系,好要帐,当天从他个人存折上转借给法院150万,分两笔,一笔100万转给法院账户,另外一笔50万转给王宏宇个人账户。至此,胡新平共借给禹州人民法院198.35万元。

漫漫要账路,从2005年工程交工,直到2014年要了十年,法院拖欠的工程款基本付清,还有几十万元未付,胡新平就开始向法院讨要借他个人的198.35万元借款和利息。但是法院以种种借口一直没有还款。

转眼到了2017年,李红伟成为禹州法院院长,李红伟对胡新平要求法院还款的合理诉求称不知情,单方面指派河南博为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对新蒲集团禹州项目部与法院借款进行审计。

可是,法院提供借款协议五份1800万元和实际借款1450万不符,其中350万元协议造假,未按照协议年利率12‰审计,却按照年利率12%审计,得出利息2647333.33元。令人诡异的是,审计说明特别指出:本报告内容不得提供其他单位和个人,亦不得见诸于任何公开媒体,因本报告使用不当所引起的法律责任及后果由报告使用人负责。

胡新平也聘请有合法资质的河南世纪联合会计师事务所对此事重新审计,结论为:新蒲建设集团禹州法院审判厅办公楼工程项目部应支付给禹州人民法院39.62万元。两家会计师事务所对此得出的利息相差2251133.33元。

从2018年开始胡新平大量的精力都放在去禹州法院要账上,跑断了腿,磨破了嘴,法院一直以审计利息为由不还借款,胡新平心想告法院肯定告不赢,跑到许昌市相关部门反映情况,禹州法院才于2020年6月5日,通知胡新平到法院,副院长赵风雷拿出已经起草好一份承诺书让胡新平照抄承诺书。

按照承诺书要求,只要禹州法院向胡新平支付150.24万元款项到位后,胡新平不能再追要法院欠公司的工程款、借款、多支付给干警集资利息,也不能讨要胡新平借给法院的借款及利息,法院还要回了王宏宇所打48.35万元的借条,法院称该笔借款入法院帐,是个人行为,法院不认可。

胡新平当时已经66岁,专心要账十余年没有其他经济收入,生活困难,为了能够活下去只能忍气吞声先这要150.24万元,于是就当着赵风雷还有一位法院女同志的面,极不情愿地照抄法院起草好的承诺书并签字按手印。

2020年8月,禹州法院分二次转给胡新平138万元,剩余款项至今也没有支付。

胡新平给禹州法院出具承诺书,公司因此将损失690.4万元;胡新平给法院的借款及利息共计378.35万元,减去法院支付150.24万元,胡新平还损失228多万元;为此总共损失900多万元。

人民法院应该引领法治风尚、树立尊法守法典范,然而,禹州法院借钱不还,伪造借款协议,知法犯法逼迫胡新平签署事先拟好的承诺书,给胡新平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法院公信力和司法尊严何在?

责任编辑:徐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