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通讯社

我为安神胶囊鸣不平

来源:中国网络通讯社 发布时间:2020-04-30

今天在华商论坛读到一篇标题为“律师评论咸阳秦都法院疑难案简审实属荒谬”的帖子引起了我的关注。

 我为什么会关注这个帖子呢?是因为我曾带领我的家人去协和医院挂过任超医生的专家号,家人服用过这位老院长研发的安神胶囊,当然家人的抑郁症也被他治好了,我和家人对协和医院心存感激,对任超医生的医术、医德是非常敬仰的。我觉得他的存在是患者们最大的福音。但今天看到这个帖子,我想说话,我要抛开自己的感情,说些公正的话。

当我知道安神胶囊的命运竟是这般曲折离奇事,我为安神胶囊的研发人鸣不平,这就好比一个作家费庭忘食的写成一本书,一家出版社拿去发行了,却说这本书和这个作者没有任何关系,除非这家出版社专干盗版的行当,要不然不会无耻到如此田地。

 一家正规的制药公司,既然在资产重组的时候接受了无形资产这部分,当然是认可无形资产拥有者的回报方式的,这种回报方式是对知识产权的尊重,是对专利的认可。更何况当初有合作协议为证,不管你这个制药公司资产重组多少次,药品专利人没有一次性出卖自己的专利给你,都应当按原协议履行,而合同的连续性被无故中断,拒绝履行合同,损害药品专利人的行为是强盗行为,实在让人气愤。这种行为于情于理于法,立众制药有限公司应该给药品专利人的利益负全责。

法律的公正性从来不用质疑,但这样的审判结果实在荒谬,如果复杂案件如此草草了事,用法官唱独角戏的方式搪塞当事人,这不仅是对法官职业的亵渎,更是对上级法院权力的藐视,对法律公正性的挑战,对知识产权的不尊重。

我把帖子转给更多的亲友阅读,大家一致讨论这次国内疫情和国外疫情的对比,让我们更加热爱相信自己的祖国,我们也更加相信祖国的衙门,一定是为真理为公正而存在的。而不会是某个人的个人舞台。我们都在拭目以待上诉的结果。

责任编辑:李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