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通讯社

谁剥夺了我高考的权力

来源:中国新闻日报网 发布时间:2020-05-06

莘莘学子寒窗苦读12年,就是为了在高考场上尽情发挥,金榜题名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创造自己美好的未来。高考是很多学子命运的转折点,对于偏远地区和农村家庭更为重要,不仅关乎着自己未来的人生,而且还影响着一个家庭的发展。

2020年3月31日,经党中央、国务院同意,2020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招生统一考试延期一个月举行,考试时间为7月7日至8日。

还有两个月就要高考了,现在的高三学生各个摩拳擦掌积极复习备战2020年高考,然而一个名叫田时路的高三应届毕业生,却满脸愁容因为至今高考报名一直没有报上,12年寒窗苦读,想要通过高考改变命运改变家庭的美好愿望或将被人为剥夺。

田时路满脸泪花几度哽咽吼道:为什么不让我参加高考?我错在哪里?你们拿着条文通知硬生生的要剥夺我参加高考的权力!我不服……呜……呜……

田时路的父亲刘振平是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小豪兔乡人,母亲田红梅是四川省剑阁县人,夫妻二人在2000年登记结婚,2001年9月份怀孕已经7个多月田红梅,得知妹妹田春梅得了急性粒细胞白血病将不久人世,就挺着大肚子冒着很大的风险从陕北出发回到四川照顾妹妹。

2001年11月5,田时路呱呱坠地,初为人母的田红梅还正享受在喜得子的喜悦之时,她的妹妹却被病魔夺走的生命。家里就剩下田红梅的年迈的父母无人照顾,百善孝为先,田红梅跟丈夫商量后决定留在四川照顾父母,就把出生不久的田时路的户口上到四川。

2009年7月14日,田时路的户籍由四川剑阁县随母亲田红梅迁入父亲刘振平户籍所在地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小豪兔乡。同年就读于榆林市第二小学,初中就读于榆林市第十中学。

2016年,刘振平和田红梅到广西桂林市打工,已经上初二的田时跟着父母一起到桂林上学,学籍便转到桂林市首都师范大学附属桂林实验中学至今。

今年已经高三的田时路要参加2020年高考资格报名,回户籍所在地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报名。初次网上报名成功,后因不合符陕西省高考报名规定当中:随迁子女初次户籍登记不在陕西这一条件,被告知报名失败。

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招办信息回复如下:

根据陕招办【2019】24号《关于做好2020年陕西省普通高校招生考试报名工作的通知》中关于报名条件第二条中对户籍在陕不满足以上学籍或户籍要求者:2随外出务工的父亲或母亲或法定监护人在外省就读,不符合就读省份高考报名条件,且本人初次户籍登记在陕西、本人及其父亲或母亲或法定监护人户籍在陕西的报考者,持相关人员户籍、就读省份高级中等教育阶段学籍等材料,可申请在户籍所在县(区)报名参加高考。他的户籍初次登记不在陕西,因此不符合我省2020年高考报考条件。

收到通知以后,刘振平和田红梅先后致电并且亲自到到榆阳区招办、榆林市招生办,榆阳区教育局、榆林市教育局、陕西省招生考试院,桂林市招生办、桂林市教育局。并且致电四川省剑阁县招生办、四川省招生考试院、广西招生考试院、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咨询如何解决这一问题。

经过榆阳区招生办实地调查田时路的所有情况都属实,情况比较特殊,所以榆阳区招生办同意并上报榆林市招办。榆林市招生办给的答复是榆阳区招生办和榆林市招生办同意田时路报名考试,但是陕西省高招办不同意。

12月9号榆阳区招办党主任通知让广西招生考试院开证明发到陕西省招生考试院。

12月9日桂林市招生办同意上报广西招生考试院发协调函,广西招生考试院于2020年元月2日发函陕西招生考试院。

广西招生考试院给的答复,广西招生考试院已经发协调函至陕西招生考试院,陕西方面没有给回话。

1月16日致电教育部学生司,学生司让把田时路户口迁到四川,在四川参加考试。

让四川的亲戚朋友咨询办理,但是四川不同意接收孩子的迁户,15岁以上的孩子户口不能迁。

教育部学生司又让刘振平和田红梅夫妇在四川买个房子,然后再把孩子户口落到四川。靠打工为生的夫妻二人哪里有这么大的经济实力?

4月7日再次致电教育部学生司,答复是如果四川落不了户就不要再打电话了,不能参加考试!

4月21日走头无路的刘振平又去榆林市教育局找沈局长,沈局长让他去市招生办找韩主任,韩主任、闫主任和车科长一起告诉他说,由于他家孩子的特殊情况,榆林市招生办榆阳区招生办都同意田时路考试,但是省招办不同意,他们也没办法。

没有任何过错的田时路就这样被剥夺的参加高考的权力,一家人希望就这样被破灭了吗?

董事的田时路看着父母天天为他高考的事情奔波心里很不是滋味,眼含着泪花说:“上学12年,马上就要有个总结了,但是现在一切都无从说起!对我来说就像一个乒乓球一样推来推去,从2019年11月份到现在,马上半年了,没有任何希望!我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已经要崩溃了,我没有其他要求,不管任何地方,只要给我一个考试的机会就好了。”(郑义)

责任编辑:李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