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通讯社

大笔掀涛起,雄风壮国魂—评冯大中的《黄河朝晖》

左庄伟

来源:中国网络通讯社 发布时间:2020-11-16

冯大中是我国画界以画虎名世的国画大家,他所创作的老虎艺术形象,不是称王称霸,凶猛无敌的林中王者,而是把兽虎人性化和社会化,借虎态、虎情传达自己的社会理想和思想情感,他笔下的虎形、虎态既威武、雄健,又温和、善良、敦厚,令人既敬畏又热爱,赋有我中华民族和人民的精神气。在大中的虎画中老虎也不是被人类征服被关在笼中观赏的对象,而是自由自在的活动于天地山水间,与自然和睦相处融为一体,享受着和平、宁静、安逸的美好生活。如今大中作为虎画大师走进山水画创作,他以大气磅礴的《黄河朝晖》震撼国人。

黄河是中华民族生存发展的祖地,她源自青海的巴颜喀拉山,是世界长河之一,全长有5464公里,滚滚黄流奔腾不息,势有长驱万里入东海,泽溉华夏沃土,育养广众群生,恩惠天高地厚,被中华民族视为母亲河。黄河最险要的是中游,自河口镇急转南下至禹门口,将黄土高原分割为两半构成大峡谷,以河为界左岸是山西省,右边是陕西省,因此称为晋陕峡谷,位于鄂尔多斯地台与山西地台交界,这个河段碛流较多,正如王向峰先生为大中的《黄河朝晖》而作的《黄河颂》所言:“不塞不流,不止不行,涌进宜川壶口,两岸石震涛驚,河床垂直而下陷百仞,形成立陡悬崖之造型,水流到此以狂澜猛落,远闻似雷声震耳轰鸣,临岸即见有波飞雾佈,映成天宇上七色彩虹。黄河流经千秋万代,塑就炎黄子孙坚韧不拔之民族品格;铸成华夏儿女汇聚合心之砥砺操行。周秦汉唐大国风华由此兴起,民族民主革命圣地应运生成”。大中选择以壶口瀑布发出的最强音作为《黄河朝晖》的艺术形象,是源远流长的黄河一个局部场面的特写,代表了黄河的精神气势。

中华民族源自黄河流域,自古以来以农耕定居生存发展,形成了我民族的“天人合一”哲学观,在这种观念影响下我民族的思维方式不是以科学理性思维,而是以精神情感的“意象”思维为其特征,这种思维方式导致艺术家在从事艺术创作时不以再现客观的物质形态为追求,而是透过事物的物质形态表现内在的精神气质,画家往往是触景生情,进而借景抒情,达到景与情完美统一。正如清人王国维所言“一切景语皆情语”。大中无论是画虎,还是画山水,都是立足于这一民族文化精神之根本和传统艺术表现文脉,如果说他曾以虎为题材,今画山水,只是题材的转换不同而已,其艺术的表现本质是一致的。

黄河母亲哺育我们民族生存发展,历经曲折行程五千多公里,如同我们民族五千年文明发展历程,她曾有过和平的流淌,也有过奔腾的咆哮,大中所表现的《黄河朝晖》,正是我们当今所处的中华民族复兴朝晖日上的新时代精神形象,如向峰先生所云:“看今朝新时代里,天人和顺,望前路,尧天禹甸,大路昌明。诗曰:狂流直下水似河倾,浩浩荡荡震谷鸣。大美江山催志远,人生当自御涛行。”画家借壶口瀑布的抒写传达了时代和他本人的理想和情感。

01

在《黄河朝晖》的图式中,画出了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之大气势,铺天盖地的滚滚浪涛水,虽无常形常态,但有常理常情。她是宇宙万物的生命之源,是人类敬畏崇拜的对象,她在国人的思想观念中往往将山水人格化,它和人一样有精神气质,有仁义道德,智和勇的品格,所以古人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就山的本体而论:形态静,静者永恒,身高不言高,体厚不称厚,岿然不动,世有稳如泰山之说,它对人类只有奉献而不索取,赋有仁义道德之理,它是通于天地,行于万物,这是山之魂;而水则是流动的,变化动态的,它因势而流淌,灵活多变,有志有勇,博大精深,丰润宽厚,这是水之灵,所以山水有其精神灵魂。有人会说人有灵魂,山水哪来的灵魂呀?素不知,山水无情人有情,国人的观念是万物与我为同一。在画家的心目中山水即我。山水画就是画家主观的心灵情感与客观自然山水融合之结晶,画家创作山水画是触山水景色而生情意,然后是借山水景物来抒发自己的情意。我们依此理再观大中所画的山水画《黄河朝晖》图中的水艺术形象就不难理解其内涵和深刻的情意了。

山水的内在精神气质是靠画家选择的艺术形式语言来表现传达的。在《黄河朝晖》画中充满画面的艺术形象就是石头和水,大中所使用的艺术语言主要是用笔墨略施不同层次的赭色书写塑造水的艺术形象。在世界绘画中代表中国的国画就是水墨画,水墨画就是以用笔、用墨、用水为塑造艺术形象的语言,画家在书写艺术形象时以用笔取其形象骨气,以墨取其韵致,以水取画之生命,笔墨水虽然取于物,但它是发于画家之心,所创造的物象就是画家的心迹,它们之间的关系就是用笔立其对象的形质,用墨分其对象的阴阳,而用水则是生发对象之生命。如今的画家往往着力于用笔用墨,评论家也以笔墨论画之高低,往往将水置于为笔墨服务调和墨色的媒介地位,实质上水墨画的根本语言就是水,水不仅是调和墨色的媒介,而且是比笔墨更重要的艺术语言,古人云:用笔容易用墨难,用墨容易用水难,如果水用的恰当到位,画就有意境,充满生机,生命活力和灵气,在谢赫提出的画有六法中:“气韵生动”为首法,气和韵都生发于水,所以水墨画的根本语言就是水。

大中在《黄河朝晖》画中不仅画的是水,而且水语言用的好,古人画水多用线描书写水形象,使用不同的线条概括,形成各种不同的水纹,富有节奏韵律变化的音乐感,如南宋画家马远画的水图最具典型代表性。大中画的水是采用明暗写实造型与传统皴察相结合,塑造与书写相结合,特别是运用他在画虎时独创的丝毛不落笔痕的画法,使之巧妙而恰当的运用到画黄河水的波涛造型上,翻滚涌进的水波浪花明暗质感,犹如同丝出来的虎毛质感一样。在汹涌澎湃中隐含着柔顺的精神气,这种造型语言已成为大中水墨画中的具有鲜明的个人语言的符号。

在《黄河朝晖》中画家采用写实与写意书写,具象与抽象造型融合的艺术手法,给人以远看震撼心灵的磅礴大气大势,近观流动翻滚的滔天激浪质感美,不仅畅神,而且获得黄河精神的启迪,她不仅象征着我们源远流长的文明历史,曾经历过许多困难险阻,仍然奋勇向前,同样象征着我中华民族复兴不可阻挡的力量。大中借《黄河朝晖》画出了我们民族的魂灵和精气神,也正是我们民族当今时代的精神形象写照。

作者: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获中国美术家协会授予《卓有成就的美术史论家》终身荣誉

责任编辑:徐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