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联合通讯社

吕孟申:魂兮归来——好兄弟陆树铭

来源:中联社 发布时间:2022-11-04 分享按钮

1

1988年8月,《涡流》电视剧部分演职员在郑州黄河游览区《哺育》塑像前合影。戴墨镜身着T恤是陆树铭,左二,身着黑衬衫为作者吕孟申,左三,参与拍摄后期制作白短袖裤头的翟维明

1988年,陆树铭在郑州黄河游览区和女演员合影

惊悉陆树铭2022年11月1日因患心脏病,骤然去世,悲痛感慨之余,将与陆树铭相识、相交、畅谈的一桩往事追述如下,一飨读者,让读者了解真实的陆树铭曾经的一段心理路程。

1988年8月初,由我主笔,程代才、吴明增参与创作的三集电视连续剧《涡流》,反映铁路改革的第一部电视剧在郑州开拍。吴明增任导演。

来自西安铁路影视部、西安话剧院、河南话剧团团长赵弘基、老演员王宝善、西安话剧院著名演员梁洪烈、青年演员陆树铭、青年演员杨晓雯、苏国涛、程六一等二十多名演职员齐聚一堂参与拍摄。

装饰着《涡流》电视连续剧的丰田面包车穿梭在郑州大街小巷,郑州东站拍电视剧的消息到处传扬,摄制组所到之处总是引起轰动。

经过近一个来月的紧张拍摄,后期编辑,《涡流》三集连续剧正式在全国主要电视台播出。

作为主创的我全程参与拍摄,利用间隙时间分别对主要演员进行了采访。作为电视剧男一号的陆树铭坦诚地向我敞开心扉,讲诉了他从不轻易示人的那段灰色人生。

陆树铭,1956年8月15日,出生于青岛,爷爷一直种地为生,父亲先是在青岛纺织机械厂当工人,解放后在夜大学习,后当上技术干部,搞工艺设计。母亲一直是工人。姊妹六人,树铭上面两个姐姐、一个哥哥,下面两个妹妹,排行老四。

树铭在青岛读二年小学,随父亲支援西北渭南纺织机械厂来到渭南。在此读初中三年,高中一年,后被选入陕西青年篮球队,1975年因膝关节受伤,无法继续从事激烈活动,就到闫良试飞基地从事航空摄影。

1980年陆树铭调到西安话剧院,1,86米的帅小伙,正值青春旺盛有着五彩斑斓的梦,大有君临天下舍我其谁的豪情壮志,一切都是顺风顺水的大好年华,再加上领导的器重,一副风流倜当自命不凡飘飘然玩世不恭的做派,那种鹤立鸡群俯视众生卓尔不群的心态把他害苦了。

思想上的放松,必然导致行动上的放任自流,在男女交往之中,也是随意而为,不管她人的感受。1981年陆树铭与时年17岁的宝鸡未婚妻谈恋爱,夺去了少女的贞操,后来还是与初恋结婚成家。自己还不以为然,再加上参与社会上打架斗殴,对于来自领导、家庭的规劝,全当耳旁风,这一切行为引起社会的反感,当时心高气傲的陆树铭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话剧院领导在大庭广众面前宣布将其开除的决定。

此时,陆树铭静下心来检讨自己的所作所为才知道自己把自己的路堵死了,怨不得别人。痛定思痛他一个彪形大汉涕泪交流跪倒在领导面前,向领导递交了悔过书......

领导念起心诚痛改前非的决心,收回开除的决定,让他到锅炉房烧锅炉半年,以观后效。

陆树铭在锅炉房一干就是二年,再无以前的傲气,觉得自己太丢人,抬不起头。苦恼懊悔了一阵子,看不到未来的路在何方?也曾冒着瓢泼大雨,蹀躞在无人的街头,也曾喝得大醉横卧荒丘,终于又和狐朋狗友走在一起走在犯罪的边缘。他永远忘不了1983年8月16日,自己27岁生日刚过没几天,当天12点西安公安局三处干警敲响了他家的大门,把他拘押走了,这一去就是一年零四个月的关押审查。

在号里陆树铭亲眼看到不少青年毫无道理地犯罪,从自己眼前拉到刑场枪毙,一个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罪恶不光彩的人生。

他思前想后,徒有一副鲜亮高达威猛的外表,不干实际正经的事是没有任何意义和价值的,他恨自己的无知浅薄。

他浮躁的心此时才逐渐安稳下来,他想到爹娘的养育之恩,想到自己母亲泪流的脸,想到自己空度的年华,害人害己的轻薄行为,生而为人自己的担当、责任在哪?他开始沉下心来读国内外名著,不再消耗虚度时光,他暗下决心用知识丰富自己的头脑,做一个头脑健全,对家庭、社会有用之人。

陆树铭离开拘押的日子,一连三四个月不见母亲前来探视自己,后来他方才得知母亲病倒了,病得很厉害,一直下不了床,头发几乎全白了,脸上的皱纹平添了不少。儿想母亲,母想儿,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只有当事人感触最深。

陆树铭也永远忘不了1984年10月15日自己被无罪释放的日子。

他满脸胡子拉碴,脸色苍白,一下子匍匐在白发苍苍老母面前泣不成声,泪如雨下:“娘啊娘,对不起,我不是您的好儿子,给你丢脸了,你打我吧!”

母亲含泪把儿子搂紧怀里,说:“孩子,你出来了比什么都好,人活一口气,佛争一炉香,跌倒不可怕,从哪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这才是好儿郎啊!”

两个星期后,陆树铭在西安话剧院附近徘徊了四天,他一直纠结没勇气走进去。第五天,他咬咬牙硬着头皮进去了,院新领导接受了他的到来,对他说:“希望你振作起来,看大门,打扫卫生,用实际行动证明你的改过自新!”

好样的陆树铭,从此就像换了一个人,以崭新朴实的面貌开始新的生活。他经受住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冷眼、歧视不信任的目光。他忘不了办公室主任的嘲讽:“你还想演戏,不可能了,正视现实吧,演员的职责塑造角色教育人、你这样的人还有资格吗?”

陆树铭,微微一笑说;"那,你就等着瞧好了!"

在那些日子里,陆树铭破下身子打扫卫生,看管仓库,收发报纸信件,一个人顶两三个人用,从无怨言。他更没忘记练功、练声,全院早晨起来他是唯一坚持练声的一个人,一直坚持不懈。

1985年,院属商店经理看陆树铭出色的表现,就向院领导请求让他来商店协助自己工作,领导答应了。商店不仅多了一个壮劳力,扛大包、催货款、收发货,样样不落下。后来经理干脆把商店承包给他。

除干好这些外,演员梦他一直都在做。此间,陆树铭参与湖南潇湘电影制片厂《湘西剿匪记》电影拍摄、三集电视连续剧《为君唱支风流歌》的拍摄。

那个浅、淡、浮的毛头小伙不见了,一个沉稳、刚毅、朴实的陆树铭终于浴火重生站起来了!

1987年春节过后,陆树铭被入西安公安、共青团组织联合举办《失足青年走向新岸》七人报告团,现身说法到监狱、劳教场,巡回讲演,在社会引起极大反响,好评如潮。

陆树铭发自内心的讲述,通过电波在大墙内外回向:“让旧的自我死去,让新的自我诞生,这就是我一个演员的心声!”

1987年,陆树铭重回话剧院演员队,小品、时装模特、情景剧等,送文化到基层,下渭南、上汉中,城乡、工厂、街头凡是有人员集中的地方就有他们的身影。

在那些日子里,陆树铭参与了电视剧《孙思邈》、《情场战场市场》电视剧里饰演高漫天,宁夏电视台《大漠的男人》饰演主角刘保路,《宁夏日报》发专题报道,1987年9月23日中央电视台播映。

《涡流》三集电视连续剧,陆树铭扮演男一号铁路货运站站长面对铁路改革大潮,如何带领职工冲破层层阻力,克服重重困难,迎难而上闯过险滩涡流,迎来春潮澎湃......

由著名导演王扶林操刀历时三年之久拍摄的大型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举世瞩目,陆树铭饰演的关公角色,形神兼备出神入化的演技征服了数以亿计世界各族人民的心,几乎一夜之间陆树铭的名字走进了千家万户。

陆树铭成了人们心中的活关公,关云长义薄云天的神话故事附体在陆树铭身上,从此陆树铭身上烙下关二爷的烙印,成为一生的荣耀。

再后来陆树铭作词作曲、亲自搀扶老母亲登台演唱的《一壶老酒》,传遍世界各个角落,又一次引起强烈的共鸣。

陆树铭是一位真正的男子汉,真性情之人!,也许是他年青时的无知,狂妄,乃至于受到惩处,置于死地涅槃重生,才奠定他以后的辉煌。

从陆树铭身上,让我们懂得:穿越痛苦的唯一途径是经历它、吸收它、探索它,在罪与罚的过程中,努力拨开云雾,奋力找寻属于自己的一抹晚霞。

天妒英才,刚过66岁的门槛,陆树铭撒手人寰,给世人留下无尽的追思和哀叹!

魂兮归来——好兄弟陆树铭!

责任编辑:徐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