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联合通讯社

王志化:秋雨

来源:中联社 发布时间:2022-11-09 分享按钮

偏偏喜欢你,绵绵的秋雨,甜甜的秋雨,让人放慢脚步多思的秋雨!

小时候老家的春天里,干燥多风,经常是满天黄沙,爷爷总是推开饭碗扛起农具就离开了家,到地里锄草灌溉点种庄稼。夏天尽管骄阳似火,爷爷还是整天在地里忙碌,割麦打场浇菜种瓜。冬天,北风呼啸,天寒地冻,爷爷与大伙儿要去很远的地方挖河或“拉脚"(打上绑腿,用架子车拉东西贩运到异地),弄点微薄的“外快"贴补家。

只有在这样连绵几天秋雨的日子里,爷爷才在家收拾起他杂乱的屋子,在他养的羊或小毛驴屋里,摆上早已捆好的一捆捆完整的麦秆儿,捆好的剥的完整带鞘的玉米叶,捆好的剪的整整齐齐带梗的苇子花秆儿,在没法下地干活的这几天,就这样算“歇会儿",他要编织草苫子、蓑衣、草鞋。他说,趁这样的天,编东西才好,麦秆,玉米叶,苇子花秆柔韧不焦燥,才能干这个活,当然也没法下地干活了。

外面秋雨淅淅沥沥,落叶飘飘洒洒,屋里只见爷爷在编织草苫子前先用几根木棍搭个架子,再用早已搓好的麻绳绑好几块整砖,把一把把儿完整的小麦秆不断地放在木棍上方,几个整砖在他手里掂过来掂过去,不一会儿就织成了一个草苫子,站着一天到晚不停的织,算着家里每个床上哪个该换新的草苫子了,哪个需要多宽,织够了,就暂停下来,吸支自制的“大喇叭”,然后撤掉这个摊儿,再把带鞘的玉米叶抱过来,编织蓑衣。编蓑衣不好编,大概得须一晌或大半天的时间,才能编好一个,带鞘的玉米叶在爷爷手里摆来摆去,沙沙作响,有的地方还需要用麻绳扎紧,编好的蓑衣,很结实,里光外叶,披到身上,还挺暖和,配上草帽,如同草人,雨天即可下地查看墒情,比伞都好,回来不用了就挂在墙上风干,不可曝晒。保存好的蓑衣可用两三年。再有时间,即开始编“草呱哒"(草鞋),用苇子花秆先织鞋帮儿,织好帮儿,下边再用绳子穿上木板,木板下边前后两端再钉上两个长方形小木块,即成“草呱哒",到冬天下雪时穿上踏雪,尽管呱呱哒哒响,但胜似现在的雪地靴,因为穿上“草呱哒”,即使不穿袜子(当时也没有袜子),里面若塞些麦秸,也很干燥,发暖,决不会冻脚。一双“草呱哒"可穿好几个下雪的冬天。

也只有这些天,我才有更多的机会看着爷爷怎样把这些沤粪或烧锅的原始材料变成居家过日子的用品;也只有在这阴雨绵绵的日子里,我才有机会聆听他边干活边慢慢地讲他经历的故事,像哪年发大水出去逃荒啊,哪年给八路军送粮食啊,抬担架啊,哪年去井田、去大名府啊,大官丁树本啊,日本进中国“跑日本”啊,咱街的王冠英(早期共产党员)与何保明(本村武装地主)怎么怎么斗啊……,让我了解了爷爷经历的很多生活。

爷爷在五十来岁的时候,曾经蹲在树根旁吃饭,跟邻居很开心的说,再干几年就六十了,自己就不用干了,三个孙子一个孙女都长大了,到时候有劳力了,都可以下地干活了。可是后来,哥哥和我由于学习都很用功,相继都考上了学,转了户口,吃了“国粮”,这在我村尚属首家,甚至三里五乡都成了新闻。这事极大的鼓舞了爷爷的干劲,看到了孙子上学的希望,他又信心百信地拿起锄头,在自家的自留地上奋斗到了七十多岁,直到后来生病,没法再下地干活为止……

爷爷离开我们已经有二十多年了,这些往事回想起来,仍然觉得历历在目,爷爷赶沙堌堆集回家时,给我带来的烧饼仿佛还热乎着,香甜的芝麻粒还粘在我的嘴角……

而我也由当年不懂事的小孩子到现在也渐变成爷爷了!

往事如烟,往事如云,往事是事,往事是情。咱们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不正是亿万普通劳动人民代代相传的早出晚归、任劳任怨、坚韧不拔、无私奉献的精神创造的吗?谨以此文纪念我心目中永远平凡而又伟大的爷爷!

责任编辑:徐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