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通讯社

李永义:菜籽油香

来源:中国新闻日报网 发布时间:2020-03-01

江南的春雨哟,真是知时节。果然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它穿过了倒春寒的封锁,柳枝吐绿了,小麦返青了,油菜抽薹,开花了、、、

瞧!那不急不忙的丝丝细雨,正在分别从那片片菜叶上滚下来了,从那茅草身上滑下来,从树梢上跌落下来了、、、

近日,我沐浴着和煦春风,闲坐在田园阡陌路边,凝视着大片大片充满生机的,且正在旺长的油菜,遽然,让我浮想联翩。

油菜,这种古老的植物,是我们人类的好朋友。它从种子的破口,发芽,到生长扬翠,穿过三九严寒,抖落一身冰霜,走进美丽温暖的新春阳光。又闯过风雨雷电,一路攀长。到了骄阳似火的盛夏,"昨夜南风起,小麦伏垄黄"的季节,油菜带着满枝果粒,催促主人争分夺秒,抢收丰硕成果。

它那黑油油,亮晶晶的油菜籽,竟是世界上最小最小的果实。可是,就在这千千万万颗无数粒,最小最小的果实腹中,饱藏着人体需要的丰富营养。

尤其是,当那小果实,从榨油机肚子里流淌出,金黄,金黄色的菜籽油时,那种让人喜笑颜开,芳香扑鼻的味道呵,沁人心脾,醉入其香。

更让我惬怀的是,当我在每次烹饪时,从那锅里腾飞出来的那味,那香,从屋内飘出窗外,那些路过的行人,都会自然地露出甜甜的微笑。

斯时,我记忆的双翅,倏地飞到我那艰苦的童年时代生活。

那时候,我天天脚前脚后紧紧跟着妈妈,每当烧菜时,我都能发现妈好小心翼翼地倒油。因为,那时家里的食用菜籽油很少,很少。为确保天天有油下锅,妈妈总是只倒几滴滴,放在炒菜用的锅铲上,然后用锅铲角,在锅内四周转绕一圈,就倒入青菜开始翻炒。妈妈告诉我,那时家中的一斤油要吃半年多时间。所以,只要能闻到锅里有一点点油香就行了。

如今,我生活在伟大的新时代,歌舞升平,丰衣足食。幸福的好日子,宛如芝麻开花,节节高。彻底告别了那艰苦的岁月。再也不用为"日愁三餐,夜愁一环"了。

当我起身离开油菜地时,那迎面飘来的阵阵油菜花香,和那眼前一层层随风翻卷的花浪,我难抑心中的激动,欣然写下《菜籽油香》。

责任编辑:李峰